当前位置: 首页 >> 宁波市鄞州高桥龙星帐篷厂

代表诉苦负担重10根手指数不完

2021-08-12 来源:义乌市机械信息网

代表诉苦负担重 10根手指数不完

代表诉苦负担重 新华报业网民企负担重,是企业家代表的热门话题。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湛江鸿智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宋亚养掰着手指一项一项列举中小企业需要缴纳的税费,10根手指已掰完,可是这些税费却还没。税负之重

民企负担重,是企业家代表的热门话题。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湛江鸿智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宋亚养掰着手指一项一项列举中小企业需要缴纳的税费,10根手指已掰完,可是这些税费却还没列举完。

3月12日,开会间歇,宋亚养直言,除了法定税负之外,尚有大量规费,其负担远远高于正规税收,而且各种的费还在不断增加。

宋列举的税费计有:企业建厂房需要缴纳的耕地占用税、国有建设用地使用费、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增值税、所得税、排污费、基础设施配套费、人防费、教育基金费、医疗费、治安管理费……不一而足。

在宋亚养看来,企业缴纳的税费之重在于,税收外加收的各种名目费用,要远大于法定的税收。

“据我了解,如果企业是刚刚起步,或者规模没有那么大的小微企业,且享受不到税收优惠的话,那税负肯定会高于全国平均,费用的话更是五花八门。”

按照相关部门公布的数据,“一般企业的平均税负大概是23%左右,包括增值税、所得税等法定税收。” 而宋了解到,一些企业的数据远远超过这个数字,恰恰说明除了法定税负之外,尚有大量的规费,其负担远远高于正规税收,而且各种的费还在不断增加。

无独有偶,在政协小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侨联副主席、杭州华日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女老总陈励君也痛陈中小民营企业的税负之重,“可以说我们挣了一块钱,里面就有起码一半的税费。”

民建中央、全国工商联等党派通过调研也发现,实体中小企业整体面临“成本太高、利润太薄”的压力。

因此,委员、代表们在各种场合不断呼吁为企业减负。

空心化之忧

吊诡的是,大量中小微型企业因为融资难问题而纷纷破产,老板“跑路”;而另一方面,大量民间资本则因为各种投资门槛无法进入,只能炒楼、炒农产品、炒贵金属。

政协委员们通过调研了解到,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存在“两极分化”。下游民营中小企业面临融资难、用工荒等多重困境,不堪重负。

而创新之路漫漫,委员们看到,企业创新需要高投入,具有高风险,中小企业普遍创新转型资源不足,能力不够,举步维艰。

同时,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市场需求萎缩,订单大幅减少,实体中小企业产能过剩严重。“目前中小企业的困境或许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候还要更为艰难。”全国政协委员宗申产业集团董事长、总裁左宗申直陈。

“做实业不如做投机和投资赚钱多、赚钱快”,委员们指出。而长此以往,实体经济的空心化,令人担忧。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辜胜阻也直言,大量民间资本游离实体经济,变成炒资产的“游资”和“热钱”。如民间资本充沛的温州地区,据央行调查,目前其民间借贷市场已过千亿元,但六成以上进入到非实体经济领域。

委员们担心实体经济进一步空心化。

装修图片

100m2三居室新中式装修效果图

装修设计图

装饰公司

装修设计图

友情链接